本土化温州旅游网-带您游遍温州!

浙江温州旅游网

平阳青街-竹乡好风光

时间:2011-09-09来源:温州日报 作者:黄剑萍 点击:

清明之后,素有“竹乡”之称的平阳县青街乡,漫山遍野的毛竹旧叶尽褪,新生的叶子绿莹莹、碧森森地映照着,风也绿了,雨也绿了,乱石幽溪、人物屋舍都是一派清新。倦于城镇生活的人们偶然到此,静静地望去,悠然便忘了尘世。

  走在这一派清新的绿世界里,青街的乡人只作是寻常,忙忙碌碌地掘了春笋挑到别处乡镇卖,还要给外乡亲戚和在外的乡人捎上几株。当家主妇清晨送男人出门时,总是先选好送人的笋另外置放,口中念叨着说:“都说‘青街竹、顺溪屋’,要送就送好的,没得被人笑话。”


  青街乡前临笔架山,后倚月落山,左首有金钟山,右首是睦山,是真正的四面环山地形。山峦挡住了外来的寒流,这里冬日没有凌厉的风,春日里雾气弥漫。邻近乡镇的三条溪流,流经睦山之畔汇成睦源溪,宽缓的溪流从乡间穿过,在下游的水头镇流入鳌江。雨水丰沛时,山间蓄积的洪流极快就被流泻到更低处,泥土流失现象很少。千百年来,在温润潮湿的空气、轻柔的日光等因素作用下,土壤营养特别丰富,富铝化程度很高,尤其是山间的泥土,普遍呈现为偏酸性的黄泥。毛竹生长在这样的地方,仿佛天地水土都怡然——竹子特别高,特别壮;竹笋特别甜、特别大,上世纪七十年代,当地出产了一只48斤重的竹笋,被传为“笋王”。
  
    家家户户都有竹林 这里的竹笋是出了名的鲜美
  青街乡不过20多万亩的土地,竹林就占了1万多亩,家家户户几乎都有竹林。青街人种竹子,不很费力气,只说“留”竹子。竹林子之内的,春日掘笋时,先扒开一小截土打量,笋尾巴的笋壳一张张扬开翘起的就要留着,用泥土再掩上。这样的笋壮实,以后长成的竹子也好。新笋成竹,不出两个月,就有凌云之势。毗邻竹林子的,只要把杂树杂草清理掉,竹子自然就会蔓延过去,两年时间就能成林。青街境内,除了几处种水稻的水田,几乎所有地块都挨着竹林,连挖竹子去插植的活,也可以免了。


  农闲时节,农人们会上竹林做一些整理:施肥、除草,在竹伐桩上凿几个洞,雨水流入之后被蓄住,不过多久,残留的竹鞭被浸泡得烂了变成泥,泥上又会长出新竹子。
  竹子长大后,次岁竹鞭就会萌出笋芽,三四岁的竹子最能长笋,农历十月,地里就有笋可掘了。冬季出冬笋,春季出春笋。冬笋个头小、滋味淡,不算什么;青街春笋久负盛名,清明节前,临近乡镇的人家都等着春笋赶包鼠曲餜。买笋时,只要站在街头一喊是青街的笋,买菜的主妇们就纷纷围上来,不过片刻,装笋的箩筐就见了底。


  吃新掘的笋,多是切大块清汤煮食。笋的滋味太清透纯净,加入别的物什,口味变杂,难免有画蛇添足而致焚琴煮鹤之嫌。青街人掘到好笋,也有只剥了外面几片沾了泥土的笋壳,然后整个丢进高压锅里炖熟,除了少量的水和盐,什么都不放。这样,笋的滋味一点都不流失,又借了咸味提鲜,别有一番甘甜滋味。


  新竹一岁左右能长到8米,之后基本不再长高了。竹子的表皮颜色会随着年月而变深,待到墨绿色中透出红意,竹子多有七八岁了,厚度也不再增加,这时候该砍伐了。
  古籍《山海经》有云:“竹生花,其年便枯。”竹子的自然寿命一般有四十来年,一旦开花,随即枯死(也有一些特殊品种的竹子,年年都开花)。竹材的力学强度随着竹龄增高而不断变化,七年到十五年的竹子柔韧度和硬度都达到最佳状态,二十年以上的竹子开始老化。老化的竹子,尤其是开花之后,竹子强度会迅速下降,材质变得松脆,一经风吹日晒,就会破裂,再无什么价值,只能当柴烧。
  竹子的蛋白质含量远比一般木材高,砍伐后堆放,遇到潮湿天气容易发霉。砍伐竹子,要选天气干燥的秋冬季节。砍伐后的竹子,沿着山道拖下山,有的到了匠人手中,凭着灵心巧手,变作一件件人们日常用的器具。走进青街乡:田头围着竹篱笆,篱笆上欹着竹笤帚;老屋子的檐下,多有竹篾片编成屋笮;造新房子的,不用说,是竹搭的脚手架……推开青街人家的门:厅头摆着竹椅;梁下悬着竹篮子;卧房里有竹箱箧;书房里有竹书架,架上搁着竹根雕,厨房里有竹碗柜……还有的竹子就运送到外地出售,变成种植海带的母体、搭建简易棚的材料……据史料记载,唐朝青街开始有人聚居,就有人贩卖竹笋和竹子,之后,竹子一直都是青街的主要经济产物。
    
     打了四十多年竹器 李师傅停下手中的活计了
  打造竹器具,多是每年八月前后农事闲淡时期。乡人们算计好家中的收入和用度,就上门去找篾匠打造或者修补竹器具。旧时篾匠是上门做活的,双方约定时间,谈妥价格,翻翻黄历,选一个不算坏的日子,匠人就扛着工具箱上门去。主家管吃,一天三餐和傍晚点心,外加香烟。习惯用烟筒的匠人,主家就给烟丝。自家太远的,主家还要提供住宿。
  匠人自有约定俗成的规矩:天亮能见物时分要到达主家开工,天黑之后才能收工。主家给的吃食,不论好坏,都不能议论,只能藏在心头,否则就要被冠以“就知道吃不干活”的恶名。除了吃饭间或抽烟,匠人一般不能休息,与主家的妇人说笑更要谨慎。
  进到村落做活,主家的四邻很快就会上门来,看看匠人的活计,掂量着匠人的品性,合意的,就约匠人做完这家的活再上他们家。青街竹子多,人人都用竹器具,篾匠的手艺好坏、品性优劣,不过多久就会传遍全乡。口碑好的匠人,来到一个村子,有时就几个月地接连做下去。
  家住青街乡青街村的李中款老师傅今年七十多岁了。偶尔得空,他还会从屋角里拉出尘封的箱子,一件件地往外拿家伙:细细薄薄的竹签,补竹垫子时可以像针一样,拉着竹篾条穿过竹垫子上破损的地方;竹锉刀,是用来锉去竹子面上粗糙的纤维;篾刀,先把竹子破成竹片,再把外层的竹笢细细地破成竹篾,还有木槌、锯子、篾刀……
  看着看着,他就用手轻轻摆弄这些老伙伴,微微笑着摇头。他的手,大拇指特别粗糙,纵横交错的都是皲裂的印迹,指甲显得又厚又硬。他比划着说:“破篾条时,就是用大拇指和食指这样、这样破去,手指头是让竹子磨的。不小心,篾笀会扎到指甲缝里。疼不疼?都说十指连心,你说疼不?”

平阳相关文章:平阳东岳观道教音乐       平阳旅游资讯


  李师傅少年时,父母家里人口多田地不多,地里产出的粮食还不够一家人的口粮。十八岁那年,李师傅在亲友的介绍下,按当地的习俗,拎着猪蹄髈去拜师学艺当竹篾匠。此后的四十多年,他的手每天都在竹子上摸索着,直到结婚生子了,孩子长大成家了;直到长辈亲友老了,故去了;直到自己也头发斑白,两眼昏花。李师傅家里养了五个孩子,连同堂上的老人和他夫妻自己,一共九口人。地里的粮食,只够一家人果腹,日常用度,大多要靠他一双手从一只只竹器具上变出来。他做了大半辈子的篾匠,没有一点传奇故事,记忆中只有天未亮出门、天黑回家。如今孩子大了,几亩竹林子平分给两个儿子,嫁出去的女儿呢,乡里规矩是不管娘家财产的。十多年前,在孩子们的劝说下,断断续续地,他终于停下手中的伙计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